自身免疫性疾病(Autoimmune Disease,AID)其總體發病率約占全世界人口的3%~5%,其中美國高達5%~8%,我國也大約有4千萬人口罹患此病。


1


自身免疫性疾病的致殘率和致死率極高。一旦患病,大多數患者需要長期甚至終身服藥,且部分疾病(如狼瘡腎病)病情兇險,嚴重影響患者的生活質量,甚至威脅患者生命安全。



01.

80多種自身免疫性疾病


正常情況下,人體的免疫系統能夠識別和清除外來抗原,它們清楚的知道哪些是“自己人”,哪些是“外來物”。但當機體受內外因素或遺傳因素影響,免疫系統就失調了,錯誤的將人體正常成分判斷為危險因素。


2


這樣嚴重的誤判,導致免疫系統開始攻擊身體內的健康細胞,最終導致組織器官損傷或者功能障礙,引發自身免疫性疾病。


迄今為止人類已經發現了超過80種自身免疫性疾病,許多常見疾病均為自身免疫性疾病。


11


1型糖尿病、系統性紅斑狼瘡、類風濕關節炎、銀屑病、干燥綜合征、部分類型炎癥性腸病、多發性硬化癥、多發性肌炎/皮肌炎、甲狀腺功能亢進、重癥肌無力、多發性腦脊髓硬化癥、急性特發性多神經炎、硬皮病、自身免疫性溶血性貧血等等。


眾所周知,大部分自身免疫性疾病屬于難治性疾病,現有的治療手段(主要使用激素治療,毒副作用較大)對這些疾病只能控制病情進展或緩解癥狀,基本無法根治。


但正是這塊“難啃的硬骨頭”,給了干細胞大放異彩的機會。



02.

干細胞:合適的“調停者”


當人體免疫系統發生“戰亂”,干細胞無疑是最合適的“調停者”。


干細胞具有自我更新和多向分化潛能,在不同的誘導條件下,可分化為成熟的功能細胞,替代和修復死亡、受損細胞,在多項臨床研究中表現出良好的免疫調節和組織修復的作用。


對于自身免疫性疾病,間充質干細胞(MSCs)可以在自身免疫性疾病的發病機制環節發揮作用,主要作用機制如下:


1)細胞分化與遷移


MSCs具有向損傷部位遷移、向功能細胞分化、分泌生長因子和抗炎因子的免疫調節能力,維持或重塑其細胞功能。


5

MSCs對自身免疫病治療作用的主要機制


2)免疫調節


MSCs通過細胞間直接作用、旁分泌等與免疫細胞相互作用,可抑制T細胞增殖、調節Th2/Th1細胞比例,并抑制細胞增殖和產生抗體等。

此外,MSCs還會影響自然殺傷細胞(NKC)和樹突狀細胞的細胞激活和成熟過程,調控調節性T細胞功能而產生免疫抑制作用。

干細胞憑借其低免疫原性和雙向免疫調節能力,為治療多種自身免疫性疾病開辟了新的道路。



03.

干細胞治療自身免疫性疾病案例


系統性紅斑狼瘡(SLE)


有研究者發現異源同種MSCs可抑制SLE患者T細胞的增殖,并抑制蛋白激酶或糖原合成酶激酶信號通路介導的G1期或S期的轉化。


2018年,南京鼓樓醫院對81名接受異體間充質干細胞治療重度難治性系統性紅斑狼瘡(SLE)患者,進行了平均長達5年的隨訪研究,發現接受干細胞治療的患者5年總生存率高達84%。


截止目前,南京鼓樓醫院風濕免疫科已完成近1000多例干細胞治療紅斑狼瘡等自身免疫疾病,國際上遙遙領先。


類風濕性關節炎(RA)

在2020年,國內首個用于類風濕關節炎臨床試驗的治療用干細胞產品獲批。

研究表明,MSCs一方面能夠抑制T細胞增殖,另一方面,MSCs可升高抗炎細胞因子IL-10和IL-4的分泌水平,有助于抑制T細胞的活性和促炎細胞因子的產生,繼而減輕關節炎的癥狀和軟骨的損害。


17例受試者進行干細胞移植,輸注1×10^7間充質干細胞,隨訪4月~14月,ACR20評分受試者在睡眠、飲食、疲勞感、體力等方面有顯著改善,晨僵小于1小時,疼痛腫脹的關節數減少,多關節疼痛、壓痛、腫脹明顯緩解,關節活動度增加,病情無反復。按DAS28評分標準,12例得到緩解,3例處于低活動期。


研究結果顯示,采用間充質干細胞的類風濕性關節炎受試者,明顯緩解和減輕臨床癥狀,其顯效率、有效率均明顯高于對照組。

av鲁丝一区鲁丝二区鲁丝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