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內人士希望不要將腫瘤免疫細胞治療一棒子打死。圖片來源:百度圖片

“魏則西事件”,除了讓百度、莆田系、部隊醫院等成為眾矢之的,也將癌癥免疫細胞治療的行業亂象再次曝光于眾。

由于監管不力,一項還沒有正規臨床試驗證明其有效性和安全性的癌癥免疫細胞療法,卻幾乎在全國的三甲醫院遍地開花。

5月4日,國家衛生計生委召開視頻會議,要求進一步加強對違規醫療行為的監管和打擊力度,并緊急叫停細胞免疫治療臨床應用。這是繼2015年6月29日國家衛生計生委對準入審批調整后的又一次變局。

這也意味著,在國家標準出臺之前,無論是哪家醫療機構,只要沒有經過嚴格的審核,都須暫停應用腫瘤細胞免疫治療技術。

事實上,媒體披露癌癥細胞治療亂象并非首次,但收效甚微,而魏則西之死卻將該行業推向了一個重要的轉折點。多位業內人士表示,如果此次事件能夠給相關管理部門一個警告,改變失控的局面,促使癌癥免疫細胞治療規范有序地運行,也未必是件壞事。

實際療效并未得到驗證

從被檢出滑膜肉瘤到去世,魏則西只存活了兩年時間。由于魏則西最后接受的是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院提供的癌癥免疫細胞療法,他的去世導致這項技術備受質疑。

事實上,癌癥細胞免疫療法是免疫療法中的一種,它是通過提取人體中能夠辨認并對抗非自我抗原的免疫細胞,并在體外擴增和加工,重新輸回患者體內,讓其摧毀或幫助免疫系統摧毀癌細胞。其常用的有T細胞、NK細胞、DC細胞和CIK細胞等。

魏則西接受的正是DC-CIK免疫細胞療法,但由于他在接受該療法時已經是滑膜肉瘤晚期,而滑膜肉瘤又是一種非常頑固且難治的罕見病,因此,魏則西的去世與其所用的細胞免疫療法不一定存在直接因果關系。

但值得關注的是,常用的非CAE-T等腫瘤細胞免疫療法到底是否有效,也尚未得到正規認證。

“有的病人接受腫瘤免疫細胞治療以后生存多年,但因沒有正規的大規模雙盲臨床試驗的證明,這樣的療效須進一步確認?!遍L期從事腫瘤和免疫學轉化研究的千人計劃專家、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研究員時玉舫告訴《中國科學報》記者,雖然目前已經有多種癌癥免疫細胞療法,但至今尚未找到一種最好的方法。有的免疫細胞療法已有部分臨床數據,但由于臨床試驗不僅昂貴,而且細胞治療臨床研究的設計和藥物臨床研究有很大的不同,國際上尚缺乏共識。

不僅如此,“由于癌癥種類繁多,同一種癌癥在不同個體又有很大的差異,也很難說在什么情況下哪種方法有效。即便CD19-CAR-T對B細胞淋巴瘤具有一定特異性,科學家和醫學專家也不知道為何有的個體卻會出現致命的副作用?!睍r玉舫補充道。

中國醫學科學院北京協和醫學院教授、國家干細胞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韓忠朝也對《中國科學報》記者坦言:“在我國,從國家層面上就一直沒有很好地組織過一項規范的臨床試驗,從未通過一個很嚴格的科學研究證明癌癥免疫細胞治療是有效還是無效?!?

此次“魏則西事件”中,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院曾稱其技術系由斯坦福大學引入。但斯坦福大學方面日前回應稱:并未與中國醫院有過合作,與此次事件更無關聯。

不過,在斯坦福大學醫學院官方網站的“免疫學與免疫治療癌癥計劃”項中顯示,該醫學院確有關于CIK細胞的研究課題,但該研究的臨床治療方案有待商榷。在腫瘤免疫治療方面,斯坦福大學醫學院也的確開展了相關的研究項目,但相關項目簡介中的信息顯示,盡管這種腫瘤免疫治療是一項很有前景的攻克方向,但目前腫瘤免疫治療仍然處在研究、試驗階段,并沒有投入到臨床治療中。

“腫瘤免疫細胞治療在全世界范圍內都僅處于研究期?!碧旖蛩幬镅芯吭貉芯繂T、中國工程院院士劉昌孝對《中國科學報》記者表示,截至目前,CAR-T作為一種最新的細胞免疫療法還沒有正式走進中國臨床,中國患者想要享受這一最新技術的福利依舊需要等待。

與監管缺位不無關系

那么,為何一項仍處于研究階段,安全性及有效性都尚未論證的免疫療法,卻能夠在中國幾乎所有的三甲醫院盛行?

“國家已有相應的法規,主要是執行中出了問題?!睍r玉舫強調。

根據現有的法規,國家衛生計生委對于免疫療法臨床研究到臨床應用有著明確的規定。2009年3月2日,原衛生部發布《醫療技術臨床應用管理辦法》,將醫療技術劃分為三類,細胞免疫技術被歸于第三類,即安全性、有效性尚須臨床研究進一步驗證,屬于嚴格控制管理的醫療技術,并規定由衛生部門進行準入審批。

2015年6月29日,國家衛生計生委又頒布《關于取消第三類醫療技術臨床應用準入審批有關工作的通知》,進一步將第三類技術劃分為三類:禁止類、限制類、普通類,細胞免疫治療技術被劃歸“普通類”,并明確醫療機構自行決定臨床應用,不用報國家衛生計生委許可或備案,但各醫療機構為責任主體。

但這并不意味著醫療機構可以隨意使用免疫療法,按照監管要求,凡投入應用的藥品和醫療技術,都必須經過臨床試驗或研究的考驗。衛生行政部門對轄區內醫療衛生機構開展臨床研究項目也具有監督管理的職責。

然而,2015年這項政策一經出臺,地方在執行的過程中卻變了味。

一位專家吐槽,取消第三類醫療技術臨床應用準入審批,很多地區誤讀為新政給細胞免疫治療開了“綠燈”,各地醫院更是想做就做,明目張膽了。

但是,由于國家沒有規范和標準,各家醫院對這項治療的適應癥、治療范圍、治療程序的規定都很混亂?!暗降资裁礃拥膯挝豢梢杂??什么樣的病人可以用?醫院自己都不知道?!敝猩酱髮W腫瘤醫院生物治療中心副主任張曉實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毫不諱言。

韓忠朝也坦言,國家目前沒有關于免疫細胞治療的技術標準,什么標準的細胞可以用,什么樣的不能用于臨床,這些本應開始就由行政管理部門做的工作現在還是空白。

由于細胞免疫治療技術復雜,種類多、差別大,對監管能力也的確提出了挑戰。劉昌孝表示,免疫細胞治療是一種復雜的醫療技術,在細胞提取、擴增、回輸的每一步都需要嚴格的質量控制。每位患者的情況不同,要采用不同細胞、不同的輸注劑量和不同的治療方案。如果細胞質量和數量不能做到很好的質控,往往不能取得滿意的效果。免疫細胞治療的實施需要研究型醫生和免疫專家的配合。

“現在,我們要通過魏則西事件進一步思考,更好地組織一批真正懂免疫、懂腫瘤、有責任心的科學及醫學家認真討論,更好完善法規和監管,讓腫瘤免疫治療為癌癥患者帶來福音?!睍r玉舫補充道。

不可一棒子打死

“魏則西事件”持續發酵,國家衛生計生委緊急叫停腫瘤免疫細胞治療的臨床應用。大部分業內人士希望該事件能夠給腫瘤免疫細胞治療帶來正面影響,而不是將其一棍子打死,尤其不希望出現“一放就亂,一抓就死”的局面。

需要肯定的是,從理論上講,免疫細胞治療的確是腫瘤治療的一個發展方向,也被《科學》雜志評為2013年十大科學突破之首,是當前腫瘤治療學領域中的研究熱點之一。

劉昌孝表示,我國具有較高水平的腫瘤醫院也在開展細胞免疫治療研究。例如,天津腫瘤醫院應用CIK細胞與IL-2聯合干擾素聯合應用治療晚期腎癌,其結果已發表于《臨床癌癥研究》雜志;2014年,《臨床癌癥研究》雜志報道了中山大學腫瘤醫院應用CIK細胞治療可使三陰乳腺癌的三年復發率和中位生存率明顯提高;2015年,中山大學腫瘤中心在《腫瘤免疫學》雜志發表了肝癌隨機治療的結果,CIK治療組比對照組中位生存時間延長5.8個月;《癌癥免疫與免疫治療》雜志發表了一個研究結果,單獨應用CIK細胞治療應用化療后進展的晚期胰腺癌患者中位生存期延長6個月。

“臨床上癌癥治療的三大策略是放射、化療和手術,雖然我們基本認可,但往往效果不佳?,F代醫生也在嘗試不同方案,包括細胞治療手段,盼望新一輪的精準醫療能帶來奇跡?!睍r玉舫稱,腫瘤細胞治療有希望給一些病人帶來奇跡,但不是一個方案包治所有腫瘤,治療方法也不會只是停留在目前的手段。

不過,由于細胞免疫治療是個體化的治療方法,細胞不能夠批量化生產,成本較高且價格昂貴,目前國內細胞免疫治療研究進展緩慢。

劉昌孝表示,細胞治療產品不是某一種單一物質,而是一類具有生物學效應的細胞,其應用具有多樣性、復雜性和特殊性。為了推進細胞免疫治療產品的發展,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正在起草該類產品研發的臨床評價技術指南和臨床試驗技術指南,未經批準使用的這類制品均不得在臨床上推廣應用。

“‘魏則西事件’之后,將有可能改變我國民營醫療行業無序的現狀。從長遠發展來看,這種改變或許能夠實現?!眲⒉⒄f。

《中國科學報》 (2016-05-10 第5版 技術經濟周刊)
av鲁丝一区鲁丝二区鲁丝三区